齐等闲玉小龙

番外:诸天无道

28天前 作者:裴屠狗

“太殇陨落了!”

“九劫太古之初,曾与妖皇、帝因争雄的一代魔尊竟然陨落的如此无声无息!”

“这般存在的陨落,天地间居然也毫无异象……”

“万道消失,大界归墟!九为极,十为尽,难道此劫便是终劫吗!”

“不甘!不甘!老夫尚不知六司之上是何光景,尚未触及大道本根,怎么……”

……

……

魔尊太殇陨落于山海界,若在万道消失之前,这是足可轰动寰宇诸天的大事件,可在如今这道韵稀薄的劫末,却只泛起些微涟漪。

仅有寥寥一些躲在福地洞天之中苟延残喘的昔日成道主稍稍唏嘘了几句。

无他,万道消散至今的数万年里,太多的传说落幕,太多的神话黯淡……

昔日帝因搅动时空长河所引来的三千道化之尊,到得此时,已百不足一。

“太殇……”

妖族古村,越渐凋零的老树之下似有呢喃响起,形容枯槁,似已迟暮之年的太一缓缓抬头。

阴影中,是比他还要苍老不堪的妖师。

“老师,这么多年了,弟子还是头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您老……”

太一扯了扯嘴角,笑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灵炁褪去,万道消散,对于一切修行者都是堪称致命的打击,甚至越强大的修行者,遭受的反噬就越大。

就如海水枯干,越大的鱼,就越容易遭灾。

比如妖师。

这位纵然是在九劫太古都极为神秘的强者,如今也显现出了真正面目。

苍老而阴冷。

“境界高一线,就似无边际了……祂们两人交手的余波,已使得万界沦丧,大道消散……”

妖师来到树下,却没有理会弟子的调笑,只是遥望远天,连连叹息:

“诸天无道,诸天无道,真真是,可怖可畏啊!”

九劫之因,十劫之果!

妖师长声叹息着,半晌方才将心中的悸动压了下来,看向太一:

“万道皆散,洞天福地亦不能存在,我等所打造的渡劫之舟,终还是……”

“失败了!”

妖师的声音中带着苦涩,而太一斜靠着老树,却似早已有了预料,有些疲惫,也有些释然:

“就此消散,或许也无不可?老师,我等挣扎了如此多年,也该歇息了……”

“歇息……”

妖师默然,半晌后毅然转身,鼓动余力跨入虚空之中:

“我不甘!”

“不甘……”

太一怔然。

万道初散之时,三千道化之人以及截教群仙已皆开始炼制渡劫之舟。

但……

“不甘,又能如何呢?”

太一缓缓阖眸,心跳渐渐气息一并归于平缓。

嗡~!

突然,淡淡的嗡鸣声自耳畔响起,太一缓缓睁眼,疲惫望去。

却见虚无之间,似有光生,一艘上刻龙纹,高足三十六层的巨舰撞破虚空,

降临此间。

“那是?!”

太一心头一震,挣扎着望去。

只见那巨舰破空,搅弄岁月,战舰之上,有人负手而立,如日如神,耀目已极,灿然不可直视。

“杨教主?!”

嗡~

如遭雷殛,太一竟是直接站了起来,苍老的脸上尽是震惊与骇然。

他,他……

“他竟然胜了帝因?!”

嗡嗡嗡~

巨舰划破虚无,似有无边光芒如潮般倾泻而出,以这处虚空为中心,四向扩散,无远弗届。

似要将万界诸天一并照耀。

这一刹,几近消退的灵炁之潮似乎再度泛起,以极尽猛烈的姿态,迎接着那渡世之舟的光芒。

嗡!~

虚空震荡,诸界沸腾。

残存于各方天地之中的修行者无不惊骇失色。

万寿山,干枯老死的人参果树下,与树皮一般干枯的万寿道人勉力睁开眼:

“他,真个胜了!”

以万寿称名的老道一时也难以抑制心中的震荡,他身后干枯的人参果树随之裂开,

露出其下的一袭红衣:

“不枉老夫耗尽草还丹为你红颜续命!”

一抹红润涌起,干枯老迈之态瞬间褪去大半,万寿道人大袖张开,将道观老树尽数裹起。

应那灿然神光之接引,跨步向着那一艘巨舰而去。

“杨教主!”

“大道轰鸣,灵潮沸腾,那一搜战舰上,蕴含着无尽的道蕴法理!”

“那是,帝因的大道!”

“他,是他?!他竟是胜过了帝因?!”

……

这一刻,不止是万寿道人,残存的道化之人,寰宇诸界间的修行者无不受到那光芒的感召,纷纷涌向那艘巨舰。

而这,却仅仅是个开始。

嗡!

巨舰之上,神光如瀑般不住奔涌而去。

杨间极目远眺,只觉那洪水般的光芒没入虚空,犹如无数条天龙化为的锁链,

向着寰宇诸天,恒沙世界蔓延而去。

“这是要将万界诸天尽纳入那艘巨舰之中?!”

一处虚无之地,被神光惊动的妖师眼底涌现出惊骇已极的光芒。

自古而今,诸劫至此,天上天下,能够承载万灵万界的权柄,有且只有帝因的,

‘存在’!

“那艘巨舰,是帝因所化!他,竟然真个胜过了帝因!”

地龙缚了天龙,麻雀遮了凤凰!

一世修行的小辈,居然压过了古往今来,唯一跨出半步,几与道同在的帝因!

“他……”

虚无之间,一条几近干涸的血河之中,一朵枯败的血莲缓缓舒张。

“老贼安敢夺我肉身?!”

犹如从漫长的梦中醒转,杨逆恍惚间睁眼看世界,却见得一艘巨舰横亘于岁月长河之上。

迸发出照耀诸界诸天之光芒。

无尽的神光缭绕之下,他看到了那个令他厌恶又脱离不得的本尊……

这一瞬间,他的思维都好似凝固了一般。

“居然有这种事?”

杨逆喃喃,似无法接受,却又沉默下来,任由那光芒如练,将他裹挟而去。

嗡~

嗡~

神光如瀑,照耀诸天。

巨舰划破岁月长河,于虚实之间横掠无数时空与世界。

“呼!”

沐浴在无尽光芒之下,杨狱感受着万般法理,这一刻,无尽大道尽在他的视线之中。

“老爷子……”

某一刹,他突然伸手,自无尽虚无之中,将一段破碎的岁月凝聚。

光影间,是一个其貌不扬,有些精悍的老者。

他似乎遇到了极大的危险,他的脸上尽是恐惧,眼神中满是绝望与痛苦。

“我,我应了……我只想,只愿我儿……”

画面,于这一刹定格。

杨狱探出的五指抓破了虚实之隔,来自于帝因的权柄无法阻拦他的脚步。

“老爷子……”

杨狱长出一口浊气,躬身前行:

“我接你回家!”

……

渡世巨舰,划破无垠虚空,穿梭于断续的岁月之中。

万道交融的光芒化作无数锁链,将虚无之间,常人绝无法理解的天地拖拽而来,

万灵众生,尽被接引至这一艘巨舰之中。

哗啦啦!

不知过了多久,当巨舰的光芒纷纷归来之时,包括杨狱在内,诸天万界的所有生灵尽数听到了巨大的潮声。

却见得,虚无之中,黑暗如水,其所到处,一切真实或虚假的存在,尽如泡影般破碎消散于无形。

有残破无生灵的古老宇宙,弹指即灭。

无尽的永寂,降临于十劫之末,万物尽皆归墟。

只余一艘巨舰,带着诸劫至今一切道韵与光芒,驶向无尽黑暗的尽头。

……

……

休息了蛮久,但也不算偷懒,新书敲定大半,大道纪也重新翻看了几遍。

但感觉续接还是有点难,狗子尽量吧,写点再开新书……

嗯,就这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