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等闲玉小龙

第331章 得之我幸,番外大结局

1个月前 作者:肉肉景

“啊!我不管了,你家老公自己管吧,他一直都在喊你的名字!”白晟出门,将秦清清拖了进去,然后利索的关上门,秦清清也没有想要跑的意思,就顺势回到了房间。

若是秦清清不想进去的话,白锦臣也不会让她进去的,但是现在她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要进去的,所以,并未阻拦,而是定定的看着白晟一段时间之后,缓步离开。

被看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白晟坐在秦清清和白锦臣坐过的沙发上,淡定如初。

在这里住了整整三天,白晟也有些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不想回到喧嚣的城市,步步筹谋,事事躬亲,而今,倒是清幽稳定,心中给莫楚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难怪把清清拐到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啊。

薄笙城从第一天昏迷之后,之后的两天都清醒不已,不过因着白晟说的苦肉计,所以他直接躺在床上装死,除了白晟之外,秦清清定然不知道真实情况。

毕竟是在脑子里动手术,所以她信了。

见秦清清什么事情都不假他人之手,照顾自己,薄笙城就满心的欢喜,清清没有放弃自己不是吗?

似乎是见不得薄笙城‘嘚瑟’,除了用餐外,白锦臣都一直在房间处理工作,这些日子积压了很多事情,倒是趁机都处理完毕,诺大的公司,不能说放手就能放手的,最起码,现在的程斐然还不能全权接手,不过若是真的能够把任盛筵拐到白氏的话……摸摸白皙的下巴,白锦臣认真考虑事情的可行性。

若是真的可以,他还真想马上就动手!

这边,薄笙城看着秦清清认真的喂自己吃饭,床单下的手指一抬,轻松不已,但是想到白晟的话,还是决定不告诉清清,他的手早就有力气了。

两人看似已经将事情说穿,但是殊不知,之间的信任若是真的出现了漏洞,那么就算是一辈子,都无法补得牢固。

情意真假一看便知,薄笙城之于秦清清,还是秦清清之于薄笙城,都是唯一,可是偏生有些事情不是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就能够解决的。

喂完薄笙城,秦清清将碗收了,两人无话,薄笙城知道,她现在心中依然不能介怀,毕竟他们之间的那个孩子,是自己害的。

其实薄笙城很了解秦清清,若是那个孩子好好地,秦清清定然不会这么冷着自己,而秦清清也了解薄笙城,若是他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不在,定然会觉得自己对他冷漠相待,这两人,到带着一层面具,互相不能温暖。

“你什么走?”秦清清重新回来之后,很不客气的问道,虽然嘴上已经原谅薄笙城,但是却没有想要跟他回去的意思,这里空气新鲜,宁静安逸,很适合养胎。

就跟白锦臣说的一样,在这里养一段时间,孩子定然是聪慧无比,而且,若是薄笙城再不回去的话,那么肚子大了,一定会被发现。

现在她都要小心翼翼的,不过因为薄笙城觉得她是流产后遗症,所以并没有将她僵硬的不让人碰到小腹觉得有问题。

而且,就算是莫楚不靠谱欺骗自己,那么来的时候,清清也说了,孩子没了,他相信。

如今见她竟然没有什么感情的问自己什么时候走,薄少的小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了,“清清,你舍得让我离开吗?”

“有什么舍不得的,W市没事了吗,你就这么呆在这里。”秦清清居高临下的看着薄笙城,让薄笙城隐约有种被人俯视的感觉,什么时候,他这个一直掌控全局的人,有些看不清自家女人在想些什么了。

明明是爱自己的,明明舍不得离开,偏生现在让他走,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伸手,将她拉近,“清清……”话音未落,秦清清有些炸毛跳脚,“你的手有力气了!”

“我……”

“你骗我!”秦清清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不过很快便歇了,“你走吧,懒得伺候了!”眸光淡然,像是没有什么感情一样。

可惜,薄笙城根本就不看她的眼睛,眼睛可以骗人,但是心是无法骗人的,薄笙城深知秦清清的厉害之处,这个女人就是能够让人气得发疯。

如今的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总是被牵着鼻子走的,若是被秦清清听到他的想法,定然想要揍人,到底是谁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大骂某人不要脸。

“跟我走,若是想要我走,那么你一定要跟我一起,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走的。”薄笙城决定把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至极,他就不信,秦清清会把受伤严重的自己扫地出门,而且,重点是,这里面还住着一个白锦臣,这个超级大情敌,孤男寡女的。

知道薄笙城在想些什么,秦清清懒得理他,“你不走,我走了,走的远远地,绝对你让找不到!”

“你敢!”薄笙城知道这个女人不能逼,不然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到时候若是真的找不到她了,自己岂不是要发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清清,你作为一个已婚女人,跟一个未婚男人住在一起,你觉得真的好吗?”

斜斜的看了薄笙城一眼,“首先,我们是光明正大,自己一人一间房,可以说是合租关系。”这倒是没错,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竹楼一定是莫楚的产业,他们是合租关系倒是正确的,薄笙城眼眸越发的深沉,秦清清视若无睹,继续说,“其次,离婚协议书已经给你了,咱们没啥关系。”

果然,薄笙城现在不只是眼神不好了,就连心脏也跟着不好了,“我没有签,而且一辈子都不会签,所以,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恶狠狠地开口,身子越发的靠前,“我看,为夫很有必要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老公,省的你不知道妇道二字如何写!”

说完,手一拉,即便是生病,也比秦清清的力气大,所以秦清清直接被扯上了床。

身子歪倒在床上,眼神很不好的看着薄笙城,“你干嘛,不知道自己不能乱动吗!”这个时候,想的还是薄笙城的伤口,他的头虽然包的严严实实,但是秦清清看来,却依旧有些触目惊心。

“你别乱动,到时候脑浆流了一地,我可不管!”在薄笙城犀利的眼神下,秦清清稍微有些口不择言,自然也可能是故意恶心他。

果然,薄笙城唇角抽搐一下,“你这个女人,就不能想我点好,我死了,你就成寡妇了!”

“正好,不用麻烦离婚了,最好赶紧的,不过别脏了我这地方!”秦清清眼睛睁得大大的,大有比一比谁的眼睛大!

自己的眼神攻势毫无作用,薄笙城也没有什么要放弃的意思,反而淡淡的看着她,“想都别想。”眼神淡然,但是咬牙切齿的样子却让秦清清心中一悦,粉唇微抿,“好了别闹了,你也需要去医院静养,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他的伤口还没有好,若是在这里真的可能会复发,秦清清不想让他呆这里的原因,自然也有这一方面的,虽然白晟嘴上不说什么,还是能够看得出他的意思。

手臂揽着她的腰肢,就是不松开,疲惫的闭上眼睛,“陪我躺会。”

无语的看着两人纠结的姿势,“你真的觉得这样子舒服吗?”

“只要你在身边,就算是躺地上,也舒服。”薄笙城声音懒散,却带着深沉的意味,让秦清清几乎是当做真的了,说实话,当初的薄笙城真的很少说什么甜言蜜语,总是偏执的让自己跟着他,不要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当初的她也信了,真的以为没有了自己,薄笙城就会不成活,但是五年的离别,他依旧好好的说实话,她真的特别嫉妒芩卿,这五年,薄笙城从稚嫩走向了成熟,都是那个女人陪同一路走来,虽然在薄笙城眼中心中都是觉得是自己。

一想起这个就觉得膈应,自然,她不会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在薄笙城哪里也是禁忌。

两人折腾了半天,终于睡着,听着身边均匀的呼吸声,薄笙城睁开了眼睛,顺着秦清清的脸向下看,看到她即便是睡着了,依旧用手护着小腹,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但是并未多想,轻手轻脚的给她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这才重新拥她入怀。

赖了一个星期,秦清清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将人扫地出门!

看着紧闭的大门,薄笙城唇间扬起淡淡的笑意,“走吧!”

很是痛快的离开,白晟看了一眼竹楼,而后又看了一眼薄笙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在闹哪样!

车上,薄笙城拨通了电话,让人过来照顾秦清清,顺便监视白锦臣!

可是,当他的车子刚刚走掉的时候,秦清清便和白锦臣站在门外,“你真的决定了?”看着远处的向日葵花田,白锦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是最清楚的,秦清清是多么爱薄笙城,如今竟然想要放掉他,而且还这么彻底。

“呵呵呵呵~~清亮的声音传到了很远很远,锦臣,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欲擒故纵吗?”当然她所做的可不是简单的欲擒故纵,心中压抑住到嘴的思念,她承担的不多,但是为了他,再两年又如何呢。

看着秦清清的背景,白锦臣唇角亦是浅浅的笑意,“你在哪,我就在哪!”

三年后

机场,秦清清身着浅色休闲套装,怀中抱着小小的团子,精致的眉眼,一看知道是某人的种,抬了抬脸上架着的墨镜,唇角带着一如既往的完美笑容。

三年中,她从莫楚哪里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一切都是那个所谓的S&Z董事长搞出来的,没想到他竟然是秦清清母亲的前夫,而他认为秦家爸爸抢了他的老婆,所以他要把一对儿女抢回来,父债子还!

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当真相揭开,秦清清有些恍惚,为了让他不牵扯到薄笙城身上,她与莫楚连手,将S&Z收入囊中,然后将那个男人送入精神病院!

而她却不知道,若是没有薄笙城的帮助,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在几年的时间了,吞了诺大的S&Z国际。

那个董事长聪明一世,却败在了这对兄妹手中,养虎为患,亦如是。

“清清。”候机大厅,人声鼎沸,她却能清晰地听到那道清浅深情的‘清清’,她是他的清清啊。

回眸,手边小包子呓语连连,童稚可爱,可是却跟这鼎沸的机场,成为陪衬背景,她的眼中只有闲闲而站的男子,依旧矜贵清冷,依旧潋滟风姿,眼神却是熟悉的情深不悔。

低低喃语,“薄笙城!”

“秦清清!”

声音越发的清晰,当秦清清以为他会给自己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之时,却没想到薄笙城忽然怒气冲冲的夺过手中的娃子,手下柔软,声音冷厉,“秦清清,你竟然偷了老子的种跑路!”

一句话,惊得在场所有的旅客看向两人!

所有人都瞒着他……

秦清清先是一愣,而后笑的花枝乱颤,在众人火辣的视线下,直接拉住薄笙城的手臂。“还不快走!”

她现在可是国内国外的杂志报纸上的常客,若是……

果然,“啊,,是ONE!”

于是乎,再一次见面,两人就在被追逐中拉开了序幕……

伴随着孩童清脆的童声,他们的新生活,即将展开,看着前面奔跑的精致如往日的容颜,和怀中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笑眯眯的娃子,薄笙城心中一片明朗。

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他尝尽一半,她尝尽一半,是不是未来就只有长久白首,他许她的一世安乐无忧,才刚刚开始!

下飞机被无视的两人,看着这么充满活力的女人,“不觉得委屈?”莫楚看着白锦臣,眸光深沉的样子,忍不住问,这些年陪在她身边依旧是他,可是只要见到了薄笙城,秦清清才是真正的圆满。

“她幸福就好!”

她幸福就好,她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他从来不会去强求,就像如今,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拥抱幸福,便是他的圆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