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等闲玉小龙

番外之--萧清红

4个月前 作者:宋喜

面临着临盆越来越近,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已经身无分文,看着屋子里堆满了方便面的塑料袋,萧清红双眼空洞的看着紧闭的房门,伸手抚摸着圆鼓鼓的肚皮,只有淡淡的月光穿透窗户照射进来,不敢入睡,她好害怕好害怕,那张床连瞧一眼都不敢。

伸手拿过枕头底下那张萧清雅的照片,紧紧的攥在手里,眼泪一颗接一颗,不断的哽咽道:“呜呜呜……雅儿……呜呜呜……我好怕……呜呜呜!”身体不断的瑟瑟发抖,肚子越来越痛。

她知道这几天该是她去医院的时候,可是她没钱,最后感觉肚子越来越痛,仿佛有东西要冲破肚皮一般,艰难的躺下,已经没有力气去哭了,赶紧把枕头前的灯打开,白皙的小脸上全是汗珠,显得很是苍白……

半小时后,她已经哭天抢地,奈何屋子的隔音效果太好,并未有人来敲门。

“啊……老公……啊……好痛呜呜呜……好痛……”双手颤抖的捂住肚子,眼泪一颗接一颗,面部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狰狞,不断的呼唤着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而此事,宋玉擎则在床上和某位模特翻滚,缠绵,脸上都有着兴奋,俊美成熟的脸庞任人看了都会为他着迷,健硕的身躯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细汗,显然此刻他很用力。

红色大床上,美人不断的娇喘,两只柔荑抚摸在对方的后背上,面部全是享受的神情,被这位万腾的总经理看上,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呜呜呜……老公……呜呜呜!”萧清红已经疼得想咬舌自尽了,她也知道自己要生了,没有去医院就已经做好了自己生孩子的准备,避免生完孩子后没有东西吃,所以她已经饿了两天,把买回来的一箱方便面放在了旁边,由于不方便收拾屋子,此刻房间里可谓惨不忍睹。

不知道哭了多久,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是她还是在不断的大哭大叫,而嘴里喊的永远是她最爱的人:“啊……痛……呜呜呜……痛……老公……呜呜呜!”

两只手已经没有再捂住肚子,而是抓在枕头的两边,时而乱在空中抓几下,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一般,小小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裤子已经被她踢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有东西在往外钻。

最后仿佛放弃了一般,没有再用力,她在网上搜索过了,自然生产的话,必须要母亲和孩子一起用力才可以,否则孩子会被憋死在肚子里,而此刻她已经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了,再也没有力气动了,双眼空洞的看着房顶,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出来,老公……你在哪里?红儿真的好痛好痛,红儿好想把孩子生下来,可是红儿真的尽力了……

就在她决定就这样睡过去时,突然感觉肚子被踢了一下,最后深吸一口气,绝对最后再努力一把,咬紧牙关,然后吐出一口气:“啊!”大叫一声,感觉有东西又从下面挤出来了一点。

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虽然感觉有肉被撕裂般痛,可还是不断的用力,大不了也是一个死,秉着不活着的心态,终于在她快崩溃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感觉孩子已经生了出来,身体虚弱到了快没知觉的地步,却还是咬着牙爬了起来,有气无力的看着地上的孩子,是个女孩,而且她还在动,看着她皱巴巴的身子,萧清红再次掉下了泪珠,最后笑了几下。

她不会哭,为什么小孩子不会哭?突然记起一件事,赶紧费力的抱起孩子,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几下,她也不忍心打自己的女儿,可是不这样逼她出声的话,她有可能永远都会成为哑巴。

“哇呜呜呜……哇呜呜呜!”

连串的哭声,萧清红惊喜的看着她,赶紧再放下她,把旁边的暖壶拿过来,倒在盆子里,试了试水温,回想着在网络上学到的知识,然后拿过剪子颤巍巍的把孩子的脐带剪掉,然后用柔软的棉布把她身上的血水清洗掉一点点,然后就用早已准备好的小棉被包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生疏,孩子的哭声一直在持续,等一切收拾好后,才给她喂奶……

折腾了一个晚上母女两个才睡着,经过这一次,萧清红明白了,老公已经不是自己的老公了,对于宝宝的户口问题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很久才想到要一个同学帮忙,对方愿意帮她把宝宝暂时移到她的户口上,对于这一点,萧清红很感激她。

现在才知道养一个孩子有多难了……

光阴似箭,转眼已是五年后,五年内,萧清红租到了新的房子,虽然很家很小,但是很温馨,而且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本来就很漂亮的她,非但没有因为生了宝宝而变得难看,反而更加魅惑人心了,自从四年前找到了一份餐厅收银的工作后,她已经在这里做了五年,一家四年前很小,如今却很大的咖啡厅,不过她的工资依旧稀薄,每个月只有八百块的收入,还不管住,不过就算管住她也不能住,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知己朋友,一个孩子只有自己带,以前孩子还小的时候有请保姆每天看着她,后来为了节省开支,也就没有再请保姆了,孩子也大了,也没有那么小心翼翼了。

在这家咖啡店里,萧清红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一个女人,虽然年龄比她们都大了一点,但是她长得比较清秀,不显老,所以一般人也是看不出来的。

披肩长发,一身干练的工作服,倒是把她的身材衬托了出来,白色衬衣,咖啡色的领带,咖啡色的短裙,六公分的高跟鞋子,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引人瞩目。

“小红姐,可以下班了!”夜晚十点左右,店里的客人已经走完,服务员们开始打扫卫生了,萧清红温柔的笑着把账单放在了桌子上,钱全部放在了抽屉里,赶紧大步向家跑去。

到处布满霓虹灯的闹市里,萧清红小小的身子匆忙的穿梭在人群里,没有坐公交车,而是跑步回家,没办法,一分钱都要节约,一个月八百刚刚够开销,女儿因为自己坐月子期间光吃方便面所以营养严重有问题,所以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定期检查,吃药,想根治的话就是一笔庞大的开销,她承受不起!

而且还要准备给她去上学的钱,在这么繁华热闹的地方,却有着比农民工还苦的她。

突然站在一座商厦前,看着大门口上方大大的‘万腾’两个字,心不断的抽痛着,每天下班她都要经过这里,五年内,那个人已经成为了富可敌国的钻石王老五,他还是放不下雅儿吧!抬头看着庞大的建筑,一口是玩具和化妆品店,里面的东西贵得吓人,她从来就没想过又再走进去的一天,因为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没有任何幻想,只想着要如何养活女儿。

此刻穿着廉价风衣的她就这样笔直的站在路灯下,看着对面的大门口,心脏都在狂跳,等终于看到宋玉擎从里面出后,握住路灯的小手微微捏紧,眼泪再次掉落了下来,看着他搂着那个名模,心不断的抽痛,等他们上车走了后才擦掉眼泪向家的方向跑去。

是的,她还爱着他,爱情不是说对方对你不好你就会忘记他,可是她知道她和他永远都不可能了,即便是他找自己回去也不会回去了,因为有些事错过了就不能回头的,就像杀了人一样,无论你怎么说,还是要坐牢。

慢慢走进一片破旧的小区,越走里面越破,越脏乱,都是平房,而且还是瓦房,这里常年都阴冷潮湿,不过住在这里总比天天提心吊胆要好很多,穿过窄小的巷子,停留在一间同样破旧,但是门前却异常干净的门前,轻轻敲门道:“琴儿?琴儿?妈妈回来了哦,快快开门!”

“啊……妈妈……妈妈等一下!”屋子里传出了稚嫩的声音,可爱清脆,不消片刻,门被慢慢打开,只见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围着萧清红打转转,两个小辫子梳得高高的,小脸蛋非常的可爱,是个人见了都恨不得去捏一下。

身上穿的并不是在商店里买的,而是萧清红自己一针一线给做的,从一开始的难看到现在的漂亮,也算是学会了缝制衣服,小女孩并不挑剔,只要全是花布她就会很喜欢,无论做成什么样子,她都会穿着新衣服笑一天。

琴儿很懂事,由于在别人家上的户口,所以她也随着户口姓了,她叫‘胡琴琴’,萧清红都叫她琴儿,周围的邻居都叫她小琴儿,名字随土,但是意义重大。

“妈妈妈妈……我刚看了樱桃小丸子!”还没掉牙的她,一口整齐的白牙可爱异常,不断的手舞足蹈,两只小手拿过一个塑料袋套在头上,笑着说道:“妈妈,你看我像什么?”

萧清红的眼泪还没有干,看着女儿活泼可爱的样子,每次自己一进屋,她就会不停的说话,无忧无虑,可是自己却连一个玩具都买不起,看着她把塑料袋当玩具的样子就鼻子一酸:“琴儿,对不起!”蹲下身子扶着她的小肩膀,眼泪慢慢滑落了下来。

小琴儿一看妈妈哭了,本来还在笑的小脸蛋也沉了下来,撅着嘴低头道:“我要爸爸!”

闻言,萧清红瞬间冷了脸,厉声说道:“不是说不可以提爸爸吗?你没有爸爸,你只有妈妈!”

小琴儿倒退一步,看着妈妈那可怕的样子,她知道她不该提起,因为在记忆里,自己每次提起妈妈都会很生气,最后也哭了起来:“哇呜呜呜!”仰头脑袋,肆无忌惮的大哭,仿佛刚才的开心都不存在一般。

“妈妈骗人呜呜呜……小丸子都有爸爸呜呜呜……小朋友都有爸爸呜呜呜……阿姨说我也有爸爸……我要爸爸!”小琴儿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特别的执着,吵着闹着要爸爸,其实她连爸爸的定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受了欺负爸爸就会像神一样出现,打跑那些坏小孩,可是自己被欺负的时候,都没有人来帮自己。

萧清红干脆盘腿坐在脏兮兮的地上,低垂着头颅,又开始掉起了眼泪,因为每个月的今天那个人都会来万腾一次,而且每次走的时间都一样,所以今天她才会掐着点去看他的,明明知道看了会痛,为何还要去看?

第二天,小琴儿发烧,萧清红只好抱着她去上班,反正这种事也经常发生,老板人也好,不会为难她,否则也不会在这里做这么多年了。

结果经过万腾公司的时候,小琴儿却再次看着那个玻璃后面的娃娃停顿了一下,仰着头看着萧清红说道:“妈妈!别的小朋友都有娃娃,我也要个娃娃,妈妈!我要这个娃娃!”小手指着里面那个毛茸茸的美羊羊:“我要美羊羊!”

萧清红看了看表,为了怕耽误时间,蹲下身子温柔的说道:“琴儿要乖,这个娃娃太贵了,等妈妈晚上给你买个别的娃娃好不好?”

小琴儿依旧是看着美羊羊一舜不瞬,最后摇头道:“我就要这个娃娃!”不断的耍着小脾气。

萧清红不想被人围观,而且这里是宋玉擎的地盘,万一被他发现了琴儿,说不定就被抱走了,自己已经什么都没了,不能没了琴儿,否则她会死的。

“走啦,妈妈给你买一个一模一样的美羊羊好不好?”发现路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这边,萧清红有点急了。

“不嘛不嘛!妈妈每次说话都不算数,我就要这个美羊羊!”今天琴儿仿佛是吃了衬托铁了心,粉嘟嘟的漂亮小脸蛋鼓着,眼里有这湿意,眼看就要大哭了。

萧清红赶紧抱起她就忘前面走,而琴儿则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路哭到了店里,还没开张的咖啡店此刻已经在大扫除了,店长看着小琴儿奇怪的问道:“她哭什么?”

萧清红摇头道:“没事,小孩子,非要洋娃娃,这么小就要这要那的,将来大了还了得?”

店长也是一位母亲,看着委屈极了的小琴儿,笑看着萧清红:“这你就不了解了,这孩子越淘气越好,越爱玩越好,否则就变得不健康了!”

一句话让萧清红抬起了头,琴儿的身体本来就不健康,是不是不给她买的话,就会变得够不健康?店长的话让萧清红沉思了一天,小琴儿也算听话,不哭不闹,和服务员姐姐们玩得很开心,不断的叫着跳着。

“我去下洗手间,帮我看着她!”萧清红把孩子推到了同事身边,走向了卫生间。

而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进来,顿时引起了一阵抽气声,隔壁不远处万腾集团的总经理,还有他身边那位红透大陆的名模,两人在一堆保镖的拥簇下进了咖啡厅,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吧台的两位收银员赶紧站直身子,全都两眼冒光的看着宋玉擎,而两人并没有多看她们一眼,而是随着迎宾走进了靠窗的位子上。

此时店里根本就没有客人,就这么一桌,但是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不敢有所疏忽,如果这个大老板愿意入股的话,那咖啡厅还不是蒸蒸日上?

而就在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宋玉擎身上时,没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子向他走了过去,等大家发现时,已经晚了。

琴儿站在宋玉擎面前,盯着桌子上的一盘水果发呆,两眼冒光,仿佛很想吃一样,不断的吞咽口水。

宋玉擎皱了一下眉头,低着看着她,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很眼熟,但是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去去去!”那位名模推搡了一下小琴儿,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服务员说道:“这哪里来的野孩子?你们还不快抱走?”看这孩子的穿着就知道,一定是农民工的孩子。

小琴儿惊恐的看着她,不断的后退,而就在此时,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萧清红赶紧跑了过去,抱起小琴儿就低着头不断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好……”当抬起头对方宋玉擎的眼睛时,下面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是你?”宋玉擎也愣了一下,看着萧清红有些不敢置信,就是死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低头看着孩子问道:“你结婚了?”

萧清红看着他好奇的眼神,没有一丝的眷恋,轻轻笑笑:“恩,好久不见!”而心却在不断的抽痛,往日那种深情款款的目光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宋玉擎对她确实没有什么好感,十指交叉叠置胸前,看着孩子问道:“她的爸爸是谁?”

“我没有爸爸!”小琴儿拉着萧清红的手,赶紧答道。

萧清红一惊,赶紧把她抱了起来,继续笑道:“她爸爸出国了,你们慢用!”说完就大步走向了工作间,转身之际,眼泪如洪水般掉落了下来。

宋玉擎鄙夷的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完美的脸庞上全是冷漠,自从雅儿走了后,他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你们认识?”名模小姐好奇的看着宋玉擎问道。

宋玉擎摇摇头:“没有,吃饭吧!”拿起刀叉吃起了牛扒,没有过多的表情。

名模小姐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其实她也知道宋玉擎不可能爱上她,而她也放弃了,五年了,她也明白他的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已经有三年没有上床了,而且她也有了新的男友,不过为了帮宋玉擎维持住某些利益,所以她不得不继续扮演他的女友。

对于他的私生活,她也一点不敢兴趣。

只是宋玉擎时不时瞄向工作间的地方,无人发现这个小小的细节,因为他知道萧清红是真的爱他,那孩子看看都有四到五岁的样子,难道和自己一分开她就找了男人结婚?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离上次事件已经有两个月了,萧清红依旧是上班下班,过着平凡而忙碌的生活,不过她得到了一个小窍门,就是每次要带女儿去店里的时候,只有绕一段路就好,她就不会看到那个美羊羊了,要知道那个东西可是要两千多块呢。

有一天,她看到新闻上报道着宋玉擎开车撞死了一个小孩,而且宋玉擎的律师坚决指出是小孩子闯红灯,不关他当事人的事,但是他的当事人却愿意赔偿巨大的损失费用,算是把这件事给解决了,这一刻,萧清红觉得生命原来是那么的脆弱,而宋玉擎就这样害死了一个孩子。

某天照常上班,手里抱着小琴儿,刚要绕过万腾时,突然觉得不对劲,看着每个月都要出现的那个人刚要往大门里走的时候,一个手拿报纸的男人向他冲了过去,她惊恐的瞪大眼,那不是电视里那个人吗?那个孩子的爸爸!惊恐的大喊道:“老公,小心!”

撕心裂肺的惊叫,成功让宋玉擎转过身,看着对方刺过来的一刀,赶紧侧身躲过,而就在这时,萧清红放下了孩子,冲了过去,大堂里的服务员都还没反应过来,宋玉擎还在不断的躲着对方,而对方攻势相当猛烈,胡乱挥着水果刀,不断的砍向他。

“该死的!”宋玉擎看着手臂上被刺破的一道口子,干脆反手抓住了对方,眼里射出了凌厉的光,碍于对方丧子心切,所以一直在忍让,而就在他成功制止住那个男人拿刀的手后,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强风向自己袭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狠狠的推了一下。

只见一个女人同样拿着水果刀冲向了宋玉擎,由于是早上,门口的门童还未上班,所以只有屋子里的几个女接待员,她们也不敢出去,只有报警,路人也不敢上前帮忙,毕竟人家拿的是刀,萧清红在对方还没刺到宋玉擎时,冲过去狠狠的推开他:“唔!”感觉刀子从后背刺进了心口里。

两夫妻看死人了,赶紧丢下刀就向远处跑去。

小琴儿傻傻的看着这一切,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以为大人在打架,所以也没有哭和闹,只是定定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宋玉擎不敢置信的弯腰扶住不断倒下的萧清红,俊脸上有着沉痛,眼里有着说不出的寂寞,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你这又是何苦?”

萧清红却笑了,呼吸困难的说道:“其实我早就该死掉了,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知足了……琴儿……”眼睛看向小小的琴儿,艰难的说道:“她……她是你的女儿……对……对不起!我还是忘不了……你!”

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要不是琴儿,她早就自我了断了,因为她觉得活着太痛苦了,真正的爱了,却得不到对方的呵护,那真的是比下十八层地狱还苦。

对于萧清红的话,宋玉擎没有多惊讶,因为他和她差不多,活着比死了还痛苦,就算是知道对方活不久了,他的眼里还是没有多大的波动,因为他们的心都死了。

萧清红幸福的看着他:“我……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再爱我……但是……但是琴儿她还小……呕……她……她毕竟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你看在我爱了你这么……多年的……的份上……好好……带她……”她紧紧的盯着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她就快要见不到他了。

没有他的爱,她生不如死,而他没有雅儿的爱,同样是生无可恋,既然这样,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虽然多活了五年,可是她完全感受不到快乐,也并不是很爱琴儿,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生她就要有义务去养她。

宋玉擎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道:“我会好好带她的!”话虽这样说,可是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在得知还有一个孩子时,他确实一点感觉都没有,以为他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值得他去惊讶的了。

萧清红微微的笑了,最后慢慢闭上双眼,她好累好累,已经累到了筋疲力尽了,已经没有什么让她放心不下了,终于得到了解脱,安然的睡了过去。

宋玉擎站起身子,抱起她对着那位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名模说道:“带她进来!”

名模会意,走过去抱起好奇的琴儿,走进了万腾。

宋玉擎并没有去怀疑她的话,也没有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即便那孩子不是他的,在她的妈妈为自己挡了一刀时,他就已经把她当亲生孩子了,刚好有了一个继承人,等她长大了,他也可以随着她们俩姐妹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