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等闲玉小龙

赵祁重生(番外)

9个月前 作者:宋喜

狂风呼啸,满山的万紫千红,美不胜收,现在是春季,这里乃药仙谷,一块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这里的花儿是世上难以找寻的稀世珍宝,美则美矣,却朵朵都带着剧毒。

半山腰上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却显得破旧不堪,但被打扫的非常整洁,一尘不染,这里曾经是‘雪医婆婆’的栖身之所,很久很久以前,她以一招‘嗜剑’独步江湖,令天下人闻风丧胆,奈何她去世以后没人再有本事练成这种绝世神功,曾经又一位雪家的后人练成了这绝世神功,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差点断绝了延续香火的机会,被人称为妖怪,因为怀有他孩子的人都无缘无故的死去,找不出任何的原因,无药可救,直到他年过半百时,一次意外废除了一身的武艺,才有得子孙后代,得知一切都是这‘嗜剑’的缘故,从那以后,雪家后人再无人炼这种邪功,雪家的女人都比较遵守‘相夫教子’的说法,倘若没有雪家村的事件,想必这嗜剑始终都不会现世江湖。

山庄的某间密室里,一座仿天然的温泉呈现了出来,四周的都乱石,温泉里的白烟如烟雾一般不断往天上飞,池子角落里坐着一位令仙女都疯狂的男子,一头妖异的红发披散在肩上,还在不断的低落着水珠,绝美的脸庞毫无瑕疵,紧闭的双眸仿佛没有了生气,脸上也有着红晕,可以看出他并没有死去,卷翘的睫毛一动不动,殷红的唇瓣同样紧闭,白皙光滑的胸膛没有一丝的起伏,不仔细看总会认为是一个死人。

一个身穿道服的小童伸手摸了摸池子里的水,慢慢站了起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白发老人说道:“师祖!水温开始降低了!”

白发老人点点头,看不出他的年龄,白眉,白发,白胡须,双眼里充满了睿智,动作也不像一个老人,而他确实是个老人,不过是身子老而已,一举一动都像一个精壮的小伙子,此人正是赵祁的师父‘潇洒老头’,点头说道:“开始换水!”

“是!”小童赶紧点头走了下去。

潇洒老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池子里的赵祁,无奈的说道:“你以为想死就可以死吗?也要问过你外公才行!”

“要不是你的好徒弟,他会死吗?”一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头大步走了进来,焦急的走到赵祁身边,用手翻开他的眼珠,发现里面并没有异样后,才不高兴的说道。

“我有什么办法?我们占了别人的地盘,我能不收留他吗?”潇洒老头气急败坏的大吼,总之他就是看这个好友不爽,凭什么自己修炼了二百多年都没成什么正果?只能延迟寿命?而这个好友就可以修成正果,虽然也是个半仙,却也是仙,而他,什么都不是。

“你自己不努力,怪得了谁?”没错,他是赵祁的外公,不过确实没什么感情,百年前和他的外婆也是因为澜花而合欢了一次,由于一头红发不适合被外人看到,所以一直隐藏在这里修炼,直到这孩子出世,听闻也是一头红发,这才知道自己那次居然流下了基因,不敢想了,反正他对赵祁确实没什么感情的,冷漠的说道:“算了,我不想让他知道有我这个人,救他一命也算是尽责了。”

“你还能良心发现,真是奇迹了,当初他娘的娘死的时候也没见你难过,他娘死的时候你都不去帮忙,要不是我,这孩子早就死了,否则你尽责的机会都没了!”潇洒老头看着小童把水倒进池子里,鄙夷的说道。

“这就是你弱点,当初若不是你执意为了那个女人连命都不要,至于修不成正果吗?修仙者最忌讳的就是一个情字,本来还以为你的那个愚蠢的徒弟也能成正果的,没想到又是一个情字!”老头非常的不满意,他就是一个无心无情的男人,赵祁他也没有感情,所以不想相认,相认了就是债务,倘若以后他又生病了,自己又要救他,他的孩子快死了,自己又要去,这就是没完没了的债务。

“感情不一定就是洪水猛兽,算了,跟你说这个你也不懂,他大概还有多久会醒?”潇洒老头急切的问道,两个人都是他的徒弟,没理由只疼雪翎而不疼这个从小没爹娘的孩子,这孩子的想法和做事的方法都不正常,只因为他生活的环境太不正常了,还好他们把他埋在了山顶,那里可是一块宝地,里面有一块寒冰石可以护着尸体短时间不会被腐烂,费尽千辛万苦把他带到了这里,只希望他的外公能救他一命,毕竟人家都快成神仙了,比自己厉害得多。

“也许很快就醒来,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醒来,毒气好像都流到血液里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换血!”老头再次看了看赵祁,其实这样一辈子也不错的,醒来后再为感情伤痕累累再自杀,多不划算。

“换血?”潇洒老头惊呼一声,瞪大眼问道:“你是说去那个什么二十一世纪换血?”他好像记得师兄说过二十一世纪那个地方别说换血了,男人都能变成女人,你说夸张不夸张?

老头点点头:“我不能用仙法救他,这样会减少我五十年的修炼,再头三千年我就可以位列仙班了,不能因为他而前功尽弃,所以你要想把他救醒的话就给我一块金子!”

潇洒老头赶紧把自己的钱包捂好,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是我……二百多年的积蓄……而且这些金子都是在许多金块里提炼出来的……你救他就救他,还要什么金子?”

老头摇摇头,瞪着潇洒老头说道:“难道我找人救他就不用花钱吗?绑着人家救他吗?我是土匪吗?不救拉倒,那就让他这样一辈子好了!”说完就要出去,而嘴角却弯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这个杀千刀的,以前黑我的银子,现在又黑我的金子,你算个什么外公?”边抱怨边拿出一块拳头那么大的金子站起来扭扭捏捏的走到老头后面,不高兴的举起金子说道:“拿去!”

老头转头身子,看着他这幅模样倒是觉得有几分的可爱,他们都是修仙之人,只要他们愿意,容貌永远都是停留在二十岁的样子,只是这一头白发是无法掩饰的,如果一张二十岁的脸,一百多岁的头发会让人觉得异常怪异,所以出去后两人的样子都是弄得满脸皱褶,伸手拿过金子邪笑道:“师弟越来越懂事了,下次给你带好东西回来!”

潇洒老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该死的,他恨不得这个混蛋赶紧去死,样样都比自己强,老天真不公平,什么好处都给他了,连自己的财产都给他了,算了算了,只要这徒弟能活着就好了,毕竟养这么大也是有感情的,到底谁更像他的外公?

仙云道观里,萧清雅已经怀胎八个月了,无聊的坐在躺椅上,小手摸着肚子,常常幻想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的,红头发吗?冷眼看向一旁不断研究医书的雪翎,你说这男人怎么喜欢弄那些药啊草的,自从赵祁死了后他就经常弄这些药草了,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费尽心思的弄药草?”

绝美的容貌看向萧清雅,薄唇微微弯起,每天能看看自己的妻子就会觉得很幸福,仿佛空气中都透露着香气,她就是他心里最最宝贵的宝贝,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温柔的说道:“我要研制出解鹤顶红的解药!”

鹤顶红?不是赵祁喝的毒药吗?若有所思的看着雪翎,这个男人就不是人,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无私的男人,你很想赵祁对不对?你在自责没有救活他对不对?我又何尝不是?找了三年,回来只相处了三个月就去了,眼泪慢慢滑落,抬头看看山顶,他会不会很寂寞?

“雅儿,你为什么都不爱赵祁的?”雪翎很想问这个问题,赵祁走了后,他就总觉得心里失去一样很宝贵的东西一样,那个独一无二的男人不在了,那个从小围着自己打转的男人不在了,为什么要死?

萧清雅摇摇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我知道你希望我真心的爱上他,可是我的观念里一夫一妻制是无法改变的!”漂亮的小脸上有着自责,如果自己可以爱上他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雪翎是很感动,只是觉得开心不起来而已,开开心心过一辈子比什么都要好,一想到赵祁的死就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因为他是因为爱萧清雅才死去的,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他是不是活得很好?

每次一说到赵祁,萧清雅也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那个用尽所有手段和一切来爱自己的男人,就这么死了,赵祁,我会把孩子好好养大,给他最好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五年后

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某处角落里,一座小小的房子里一位身穿紧身粉色衬衣和纯白色西裤的男子斜躺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个高脚杯,喝着上等的红酒,一头耀眼的红发配着这一身装扮是那么的和谐,绝美的容貌无人能及,勾人的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墙壁上挂着的电视,看着那位萧清雅昔日的恋人‘宋玉擎’携着一位妖艳的女子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性感的薄唇鄙夷的弯起。

“宋先生,请问您的前妻‘萧清红’小姐对您的妻子有什么看法吗?”以为记者上前把话筒送到了宋玉擎的面前。

宋玉擎高挑挺拔的身子穿上新婚礼服算是超级美的男人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成熟,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的美,令所有女子为之疯狂,微笑着说道:“对不起!她欺骗了我,所以我不想在今天提起她!”

赵祁很想把手里的酒杯砸向电视,那个萧清红他见过,惨不忍睹,成天挺着个大肚子为钱奔波,为了那么几百块天天被人骂,而这个富可敌国的男人居然从来就没去找过人家,即便你不喜欢她,讨厌她,可人家的孩子始终都是你的,有必要让人家活得这么幸苦吗?

“你就不能坐得端正一点吗?你师父都没教你吗?”一位穿着古老服饰的老头走出来,看着赵祁责备道。

赵祁一看师伯,赶紧站起来放下酒杯期待的问道:“师伯,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他决定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每天都能偷偷的看她一眼,那绝对比死了好,因为死了还要投胎,什么都会化为乌有,那就永远都没机会看到她了。

老头摇摇头,五年都没让他忘记这害人的感情,无奈的说道:“你不觉得这个世界比沧澜国要好很多吗?”

赵祁摇摇头,头上的红发并未用簪子挽住,而是用一条带子绑在了额头上方,这让走出去绝对会一瞬间红遍半边天,只是他从来都没出去过,陪伴他的只有电视,和一些没见过的玩具,来了五年,醒了三年,曾经为自己治疗的医师也被师伯消除了记忆,师伯说了,如果要出去了的话,一旦被人看到了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所以好几次自己都是在夜深人静时偷偷的出去,去看了看萧清雅曾经住的房子,还有她的亲人,她的娘亲现在住得很好,还有保姆伺候,只有她的那个姐姐,只是自己没办法帮助她一把,看着她天天都会买报纸把宋玉擎的照片撕下来带回家,而那个男人不值得一个女人这样对待,男人保护不了女人就不是男人。

“师伯,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赵祁揉了揉一头红发,叉开腿郁闷的坐在沙发上,俊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表示他真的快受不了了。

老头无奈,他是不想这个孙子再回去的,偏偏他不听,执意要回去,看来沧澜还有他放不下的人和物,点头说道:“走吧,今天就走,去把你的师弟们都叫出来,一起走吧!”

赵祁一听,激动得颤抖了起来,几个箭步冲上楼,去叫着那些从道观里带来的师弟们,都是来伺候自己的,否则只能饿死了,因为他确实不会做饭,曾经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吃得他成天都在吐,没办法,那东西很方便,有开水就好了,没有这几位师弟,估计自己都要饿死了。

小屋子里,赵祁和几位师弟站在一起,已经换了师伯带来的衣物,头发用簪子挽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还是这里的衣服穿着舒服,只是那些女人穿着太夸张了,深怕屁股和胸露不出来一样,看着就恶心,什么明星美女都没有雅儿好看,好想她,这么久不见了,她还记得自己吗?

“好了,都把眼睛闭起来,我直接把你们送到道观里去了,赵祁,你……以后不可以再自寻短见了!”因为你,我的修为已经减少五十年了。

赵祁感激的看着他的师伯,不知道为何,他每次看到这位师伯都仿佛看到了亲人,摇头坚定的说道:“不会了!”

几个人都闭上了双眸,几个人里,赵祁是羡慕那些师弟的,他们就可以出去,而自己就不可以,师伯说自己长得太招摇过市了,不公啊!

只感觉一阵昏眩以后,耳边就传来了鸟叫声和虫鸣声,赵祁慢慢睁开了双眼,看了看旁边,没人?就只有自己,抬头看向山顶,仙云道观?难道那些师弟不是这个道观了的?边想边一步一步的向山顶走去,心里很紧张,俊美的脸庞上全是苦恼,等到道观门前后,突然停住了脚步,伸手摸了摸下颚的胡子,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门前的小男孩。

可爱的小脸,五岁的左右,一头柔软的红发,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衣着很华丽,一看就是上好的绸缎所做,赵祁慢慢走了故去,蹲下问道:“小朋友,你在做什么?”

小祁抬头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本不想说话的,但是看他一脸的温柔,才小声说道:“娘亲有了弟弟就不要小祁了,爹爹也天天陪着娘亲,小祁要在这里等他们来找我!”边说眼泪就边掉了下来,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时辰了,都没人来找他。

赵祁心疼的伸手摸上他的后脑,温柔的问道:“为什么你的头发也是红色的?”他的心狂跳了起来,这个美得让任何人都会喜欢的孩子该不会是自己的孩子吧?

小祁擦了擦眼泪,噘着嘴说道:“娘亲说小祁的头发是最好看的,和死去的爹爹一样!”

赵祁的心仿佛被人紧紧的抓住了一般,难受异常,这孩子原来真的是自己的孩子,眼泪也掉了下来,轻轻的把他抱进了怀里,笑着问道:“你爹爹死了吗?”

小祁第一次不对陌生人所有排斥,娘亲说过,不能被不认识的人抱,她说自己长得太好看了,别人会把自己抱去卖掉的,所以不认识的人他从来不让人抱的,但是这个人他真的不排斥,还伸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恩,但是现在的爹爹对小祁也很好,只是现在他们都不疼小祁了!”

赵祁幸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他的小嘴边上亲了一下,笑着问道:“那你信不信,我就是你死去的爹爹?”

小祁傻乎乎的看着赵祁,摇头说道:“不知道!”

“祁儿……祁儿?”

一个如黄莺一般的声音越来越近,赵祁赶紧伸手捂住了心脏,好痛好痛,眼泪越掉越多,醒了三年就思念了三年的人儿,终于要见了,为何心会这么痛?因为她说过感情是不可分割的东西,既然如此,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擦干眼泪强装出一副笑脸。

萧清雅一身白衣,没有当初那么稚嫩的小脸了,现在她已经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熟女性了,这身体也成熟了不少,木讷的看着门外的一大一小,双手都抖了起来,看着他下颚上短短的胡渣,还有那张三十多岁的成熟脸庞,身体依旧那么硬朗,慢慢的走了过去,不敢置信的伸手摸上了他的俊脸,张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赵祁在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脸时心就狂跳了起来,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笑着说道:“是我,我没死,师父救了我!”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萧清雅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上前紧紧的搂住他:“那你为何不早点回来?”为何要让我们痛苦这么久?

雅儿,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更会让我误会的。

“对不起!我也是刚刚才可以来这里的!”赵祁没有伸手去搂萧清雅,就算过了这么久,她的一个拥抱都可以让他颤抖,依旧不敢去回抱她。

小祁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娘亲这么晚才来找他,他很难过。

萧清雅赶紧放开了赵祁,拉着他的手就往里面走,道观里许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里的全是孤儿,只有几个人是见过赵祁的,一看到赵祁还以为见鬼了,不过都是修道之人,并没有惊慌,有些事情慢慢就会明白了,就算师兄是鬼他们都不怕,因为师兄不会害他们。

赵祁低头看着紧紧捂住自己大手的小手,雅儿,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我天天都在想你,没想到你居然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怪不得皇后突然变得那么聪明,原来都是你,雅儿,从一开始我就爱上你了,可是你总是说不喜欢我,从今以后我不会要求你喜欢我了,因为我不配,你能给我一个儿子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

萧清雅此刻的心跳得飞快,她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开心,但是她真的好开心,开心到快死了,直接冲进了药房,看着雪翎的背影说道:“翎,你看看谁回来了!”

雪翎此刻的下颚上也有了点点胡渣,不过他有天天都刮胡子,他永远都不会因为胡子而变得不在完美,反而更加完美,一种属于男人的成熟美,慢慢转头看向门口,当看到赵祁后倒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喊道:“赵祁?”

赵祁看着雪翎笑道:“师兄!好久不见了!”是啊,好久了,虽然二十一世纪的时间和这个里的时差很大很大,这边五年了都,那边依旧是停留在原来的样子,自己住的那个房子也是师伯用过法术的,和这里的时差是一样的,所以他知道这里和二十一世纪差别太大太大了,那电视,成天都在反复放着一些东西,只有今天看到了宋玉擎的事,比较新鲜,这事还是不要告诉雅儿了,免得她又要为她的姐姐担心了,其实萧清红真的是一个不坏的女人,因为她每天都会买一些吃的给路边的一个乞丐,她自己都快顾不了自己了,还这样做,真的是一个好人。

雪翎慢慢走上前搂住了赵祁和小祁,眼泪慢慢滑落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师父救了我,师兄,原来我们还有个师伯,而且都成了半仙了,他说还有三千年他就可以飞升了,原来师父都没有骗我们,真的可以修成正果!”赵祁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他不该回来的打扰他们的,但是他真的好想好想看看他心爱的女人,永远都无法忘怀的女人。

雪翎不断拍着赵祁的后背,看向萧清雅说道:“雅儿,你先带祁儿出去,我和赵祁有话要说!”绝美的脸庞上全是兴奋,是啊,他真的好开心,真的好开心,赵祁回来了,以后就不用再执着的去研究鹤顶红的解药了,研究了这么久,一点成果都没有。

萧清雅点点头,抱着小祁向卧室走去了,哪里还有她的女儿,她和雪翎的女儿,虽然才两岁,还是可以看出是位超级可爱的宝宝。

赵祁很紧张,他怕师兄叫他走,如果真那样的话,他也只能走了,像师父一样,云游四海去,知道他们过得好就安心了。

“以后不可以再做傻事了,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想不开?”雪翎一上来就教训他,看赵祁只是笑笑,也想起曾经自己不是也差点和他一样了吗?苦笑着说道:“留下来吧,我们三个人不是很好吗?”

赵祁不敢置信的抬头,五年多了,师兄的想法还没变吗?心不断的抽痛:“师兄,你不恨我吗?”定定的看着他的双眼。

雪翎摇摇头:“不恨,因为那不是你的错!”环境会改变一个人,而赵祁从小就在那种环境中长大,这不怪他。

“师兄!对不起!”赵祁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对不起!

“没事,你能明白自己做错了就好了,我们都不小了,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以后我们三个人就好好的在一起吧!”雪翎是真的希望三个人都幸福的在一起,有赵祁爱她,他很乐意接受。

赵祁很感激师兄这么在乎自己,苦笑着摇摇头:“我何其不想?可是她不爱我,她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她爱你!”雪翎早就明白这一点了,所以他答得很坚定。

赵祁颤抖了一下,最后又摇摇头:“不会的,她要爱我的话,那天晚上她就不会一直哭了,她是在可怜我!”

“看来你并不了解她,因为她爱你才会哭,因为爱却不能爱,她的观念就是一夫一妻,很难改变,她其实很爱很爱你,因为她常说对你的感情是超出友情和亲情的,这不是爱是什么?只是她不懂一个人能同时可以爱上两个人而已,你没见她看到你有多开心吗?”这一点雪翎很早以前就明白,只是故意装不知道而已,现在赵祁又活了,他希望萧清雅可以去面对这份感情,否则再失去了她自己也无法活下去了。

赵祁的心不断的狂跳,她爱自己吗?她真的爱吗?眼泪一颗接一颗的掉落了下来,他都三十多岁了,不可以轻易掉泪了,可是就是忍不住,最后点点头:“师兄,谢谢你!不过我想有些事顺其自然就好了,谢谢你让我知道这种重要的事!”雅儿,你的一夫一妻的观念我明白,这这里一夫一妻的观念是惊世骇俗的,所以我不会再逼迫你来爱我,只要你的心有我就好了。

夜里,萧清雅先把小祁哄睡了后才把女儿也哄睡,让两人都睡在了一起,最后才走到大床上,小嘴一天都在笑,她再也不是当初的心智了,加起来她也有三十岁的灵魂了,够成熟了,很多事都不能任性了,看着雪翎并没有活来的意思,最后笑道:“好吧,我去陪他!”

雪翎温柔的点点头,三个人必须过了这一道坎,只要都但诚相待了那么就能幸福的过一辈子。

萧清雅明白雪翎的用意,他不用说出来她就明白了,一步一步的低着头走向了赵祁的房间,轻轻推门而入,发现他已经躺下了,只是灯还亮着,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去,看着他并没有睡,只是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还是那么吸引人呢!”

赵祁的心一阵狂跳,她什么意思?夸奖自己吗?

此刻的赵祁双手枕在脑后,一头红发披散在枕头上,身上盖着薄被,身穿白色亵衣,点点胡渣看起来特别的性感,萧清雅确实在赞美他,今天她好开心,五年了,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事,如果当初自己对赵祁说爱他的话,他就不会走,可是爱他的话是对雪翎的背叛,但是这五年来,雪翎每天都闷闷不乐,而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他回来了,她要用尽所有的办法留住他,每天看他一眼都会觉得很开心。

赵祁觉得气氛很尴尬,轻轻咳嗽响声,不自在的说道:“很晚了,你……你不回去吗?”

“啊?哦!好,你早点休息!”萧清雅赶紧站起来,紧张的说道,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和赵祁在一起的感觉就是紧张,和雪翎就不会,因为赵祁什么都敢说,雪翎是什么都不敢说,一辈子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三个人在一起都开心的话,她不介意了,她真的不介意了,对赵祁的无论是不是情人只见的爱,但是她就是不计一切的想留住他。

雪翎郁闷的看着萧清雅:“你怎么又回来了?”他都要睡了好不好,如果赵祁一个人他都睡不着,因为他知道赵祁一定很难过。

萧清雅不好意思的摇摇头,红着脸说道:“他叫我回来的!”

“你会这么听话?”雪翎觉得不可思议,这萧清雅不是一向都喜欢‘主动’的吗?人家叫她回来她就回来了?

“难道你要我怎么样?强来吗?怎么可能?”她才不要那样对赵祁,太难为情了。

“啧啧啧,别跟我说你害羞了,你对我不都是强的吗?”雪翎一说完脸就爆红了起来,心脏也狂跳了起来,该死的,他怎么会说出这种羞耻的话?

萧清雅摇摇头:“你和他不一样,对你我是喜欢那样做的,因为觉得很有成就感,但是赵祁我做不出来!”她是真的做不出来,因为赵祁和雪翎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性格差别太大太大了。

“啊?成就感是吧?”雪翎说完就一把将萧清雅按在了床上,直接吻住了她的小嘴,这绝对是他第一次主动,这个萧清雅,还说什么成就感,看着自己为她哭笑不得就叫成就感?不过只是吻一下就停了下来,他已经习惯萧清雅主动了,不过停下来并不是要萧清雅对自己主动,而是要她去看看赵祁,否则自己寝食难安。

萧清雅看他爬了起来,其实相爱不一定要上床是不是?为何雪翎就要这么坚持?现在雪翎每天晚上都很厉害,两个人会吃不消的,不过还是爬起来又低着头向赵祁的房间走去了。

发现灯还没灭,这次一定不要再出来了,没关系,这样总比三个人都痛苦要好,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直接走到床边,当看到他的眼睛还是睁着后,脸又垮了下去:“你……你还没睡啊?”

赵祁点点头:“恩,你还不去睡吗?”

“我……快了!”差点就说‘我这就去’了,否则雪翎又要笑话自己了,红着脸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祁的脸也红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萧清雅是来做什么的,所以他才没吹灯,刚才她走了自己还难过了半天,可是他又怕萧清雅并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有话想说,万一自己乱来了她生气了自己留都不能留了,他最怕的就是她喊自己滚了,那样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少,虽然不会死,但是下山了就会生不如死,那种寂寞的日子太可怕了,每天晚上陪伴自己的只有孤单和眼泪,那种日子太可怕了。

“赵祁……我……我们……”萧清雅,你傻了?在古代久了是不是也跟着迂腐了起来了?以前不是很直接的吗?为何今天就直接不起来了?婆婆妈妈的,太不像你了,可是……可是她真的难以启齿,都被雪翎都带坏了。

“我们怎么了?”赵祁的心激动的跳得飞快,因为他看到萧清雅的脸蛋都羞红了,慢慢坐了起来,烛光下,萧清雅是那么的美丽,让人移不开眼,那殷红的唇瓣不断的抖动,他知道她很紧张,慢慢凑近了她的小脸,温柔的说道:“你爱我吗?”

赵祁成熟的鼻息喷在了自己的脸上,都能闻到那醉人的味道,属于成熟男人的味道,心脏不断的狂跳,看着他性感的红唇不敢说话,因为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一说话肯定会碰到他的唇,不断的吞咽口水,睫毛不断的抖动。

赵祁看她并未闪躲,心里全是兴奋,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唇瓣,非常温柔的吻着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嘴。

萧清雅伸手搂住了他的后颈,不断的回应,感觉到有泪水掉进了两人的嘴里,知道赵祁又哭了,不要哭,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爱你,无论是你还是雪翎,失去任何一个都会让我一辈子都不得安生,所以我不要失去你们。

赵祁本想只要一个吻就够了,结果萧清雅把他推倒在了床上,一双小手在他的身上游走,让他不断的喘着粗气:“嗯哼……雅儿……别动,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我怕忍不住伤害了你!”

萧清雅吻住他的耳坠:“不是伤害,我爱你!没有你我每天都在幸福和痛苦里徘徊,你回来了,我高兴得仿佛要飞起来了,赵祁,我爱你!”

赵祁赶紧伸手捂住了胸口:“呕!”一口血都来不及咽下去就从嘴里流出来了。

萧清雅的脸色瞬间惨白,慌张的看着他:“这……这是怎么回事?”

赵祁脱下亵衣把血液擦干,精壮的胸膛不断的起伏着,笑着说道:“大夫说激动过头了就会这样,雅儿,我太激动了,你不要担心,再过个几个月就没事了,还没全部复原而已!”医生说过不可以太激动,不过行房还是可以的。

萧清雅感觉鼻子一酸,泪水不由自主的掉了起来:“你这个傻瓜!”说完就紧紧的抱住了他:“其实很早很早以前我应该就已经爱上你了,只是我很难接受而已,对不起!害你这么难过!”他居然就因为自己一句爱就激动得吐血,怎么会有这么爱自己的人?前世做了什么好事吗?

赵祁慢慢放下幔帐,慢慢褪去了两人的衣袍,无比温柔的把萧清雅放在了床铺上,看着她脸上的红晕后,差点又激动得吐血了,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温柔,听着身下人儿的娇喘声,他就很兴奋……

今天是萧清雅的生日,赵祁回来两个月了,这个赵祁现在都恢复了本来面目了,色得不行,成天拿一堆春宫图放床头,还有还有,说的话肉麻到了极点,就连自己的儿子女儿都抛弃了雪翎,投向了他的怀抱,儿子说大爹爹很可怕,女儿虽然不会表达,但是成天都要找二爹爹,就说这赵祁和雪翎是有着天囊之别吧,看看……

赵祁翘着二郎腿抱着二岁半的小女儿,疼得不得了,还有五岁的儿子,都是他的心头肉呢,如今萧清雅又怀孕了,幸福的笑道:“最好生一窝!”

萧清雅拿起一个苹果直接砸向了他的脑袋,气急败坏的大吼道:“都是你们没节操,你当是下小猪吗?还一窝,你怎么不去死?”

赵祁才不生气,抱着儿子问道:“儿子,告诉二爹爹,你想要几个弟弟妹妹?”

小祁抱着赵祁看着萧清雅说道:“一百个!”

“噗哧!”雪翎一口茶喷了出来,责备道:“你们说话就不能注意一点?什么下小猪?这么难听!”

赵祁和萧清雅对望一眼,然后都不说话了,这要说起来,赵祁和萧清雅在一起才是能聊,能打,能闹,两人的脸皮都比城墙还厚,在床上都能打到累死。

“雅儿,今天是你的生辰,我送你个礼物,你绝对喜欢的礼物!”赵祁把孩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看着萧清雅说道。

萧清雅看他神秘兮兮的,不知道他要送自己什么礼物,却还是认真的欣赏,雪翎也好奇他会给什么什么礼物。

赵祁走到前面,大声喊道:“刘宇,把吉他拿过来!”

萧清雅张大嘴,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会弹吉他?”

赵祁只笑不答,接过小童送过来的吉他,这是当初他送给萧清雅的,她没有丢掉,他真的很感动,没有坐下,挎着吉他说道:“这是我醒来后三年里常常会唱的歌,今天就送给我最爱的人!”

萧清雅定定的看着前面的男人,一头红发在风中轻轻的飞舞,是那么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赵祁拨动了几下弦,非常熟练的不断的弹奏了起来,双腿叉开,熟悉的旋律传进了萧清雅的耳里,让她彻底的震撼了,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歌曲,她知道,更明白赵祁这五年去了哪里。

夜深人静那是爱情

偷偷的控制着我的心

提醒我爱你要随时待命

音乐安静还是爱情啊

一步一步吞噬着我的心

爱上你我失去了我自己

爱得那么认真

爱得那么认真

可还是听见了你说不可能

唱到了这里,他的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回想着以前的种种,自己爱得那么的认真,到头来还是一句‘不爱’,那时候的自己好痛苦,痛苦到天天都想着死去。

萧清雅和雪翎都掉下了泪水,看着前面的男人,他的感情足矣打动所有的人,这就是雪翎为何愿意和他分享同一个女人,没有男人会和别人来分享自己的女人,只有赵祁让他感动了。

已经十几年没下雪的上海突然飘雪

就在你说了分手的瞬间

雪下得那么深

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

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

毕竟那是我最爱的女人

萧清雅站了起来,慢慢走上前,伸手擦去了赵祁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这是我最最喜欢的礼物,谢谢你!”慢慢伸手抱住了他,小声问道:“见到我妈妈了吗?”

“见到了,过得很好,宋玉擎唯一做得对的事就是给你妈妈买了一栋别墅,唯一不幸福的就是你的姐姐,她为了弥补她的过错,活得非常幸苦。”

萧清雅点点头:“我都不怪她了,因为都不是她的错,她就和你一样,都不是你们的错,希望她最后能幸福!”

“她的幸福就是宋玉擎,二十一世纪还停留在你走了后一年的地方,你姐姐快生了,而宋玉擎又结婚了,新娘很漂亮!”赵祁本不想告诉她这些的,但是知道她会问,他不想有任何事骗她,隐瞒她,他要把所有的事都如实告诉她。

萧清雅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赵祁,又结婚了?一直她都知道姐姐爱宋玉擎如痴如醉,看来她的幸福真的很遥远,只是真心祝福她可以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雪翎抱着女儿和儿子,他会好好照顾自己最在乎的这两个人,永远永远……

澜城某个角落里,南宫残月气急败坏的扔掉了手里的斧头,坐在凳子上不断的生闷气,五年了,每天都过着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天天被掌柜骂,自己乃九五之尊,岂能做这种活?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走到他身边,伸手摸着他的脸蛋说道:“怎么?五年了,你除了会砍柴就什么都不会了,皇上下旨不可以让你做别的,只能做粗活,你也不能怪我们,这样吧,你只要晚上来陪陪我,我就让你过着像大爷一样的生活,如何?”

“滚开!”南宫残月确实有令女人疯狂的外貌,虽然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却还是越来月成熟,越来越有男人味,一把甩开女人的脏手,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他不要再等了,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皇帝,就算现在不是了,可他从来受的都是皇家的教育,处理国家大事的教育,死也不要一辈子都砍柴。

“哟!闹脾气了?你说你除了砍柴你还会什么?要不是老娘肯收留你,你早就饿死了,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皇帝吗?离开了皇宫,你连个乞丐都不如,我呸,走了就别回来,没用的东西!”女人是个寡妇,今天四十岁,成天的愿望就是把南宫残月弄上床榻,奈何对方的武功很高,她打不过,用药的话又怕他醒来了杀了自己,走了好,走了自己也不用天天望眼欲穿了,一个废物,还想当大爷不成?

南宫残月直接拿出皇榜走进了衙门,这是在征一个武官,琴棋书画,他样样精通,武功又好,不怕考不上,而且他也知道这是夜霖双故意安排给自己去的,看来他还是很惜英雄嘛,等自己当官了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这个该死的臭婆娘,不让自己吃就算了,干的活还多得累死个人,他一定要来报仇。

皇宫

夜霖双抱着贺琳无比的宠溺,以前都不会想到自己会爱上这个女人,更没想到她会爱上自己,要不是那一株澜花,也许自己和她永远都不可能。

贺琳的眉心一朵妖艳的莲花,这是十三层内力的象征,她答应过萧清雅,这武功不得传给别人,所以她不会给自己的女儿,温柔的问道:“皇上,今日各位大臣让您举办选秀,为何您想都不想就推辞了?自古帝王哪有只娶一个的?”她也是怕人们说自己迷惑了皇上。

夜霖双漂亮的大眼看着怀里的爱人,笑着说道:“朕对别人没兴趣!”

贺琳好奇的问道:“男人不是都喜欢有几千美女陪伴吗?”

“纵使几千,朕也只取一瓢!”那些没感情的发泄他不需要,他最害怕的就是没了贺琳,那样他也活不下去了,原来真的有比江山更重要的东西。

贺琳的心狂跳了几下,紧紧的抱住这个越来越爱自己的男人,如果当时不是炽焰一直从自己的心里走不出的话,早就和他相爱了,而且皇上一开始喜欢的人是萧清雅,感情这种事真的事很奇妙,爱情总会在一霎那开花,温柔的说道:“公主也三岁了,有空去山上和萧清雅的儿子定亲去!”

“不好吧?公主这么调皮,祁儿又那么懂事,性子完全和雪翎一个样子,人家肯定看不上的!”公主不是一般的调皮,他是觉得自己的孩子配不上人家的,毕竟祁儿太令人喜欢了,这么小就懂得如何医治病人了,将来也是一个神医,自己的女儿成天就知道玩一些小虫子,一点都不像个女儿家。

“你放心,我的女儿怎么就配不上他了?我的女儿可是个公主,你不懂,你觉得萧清雅和雪翎两人不就是一个闹腾,一个孤僻吗?这将互相补缺陷!”贺琳就是认真了祁儿是她的最佳女婿了。

“哈哈!你说得没错!太子最近怎么样了?他不是还吵着要娶祁儿的吗?你多教教他,不要弄到最后他真喜欢上祁儿就不好了!”男人喜欢男人的事他真见过,所以害怕,当初赵祁不就是爱雪翎爱到发疯吗?万一太子和祁儿再这样,他就郁闷。

“真要那样的话,我倒是不反对!”贺琳笑着说道,只要祁儿能入赘到自己家就好了,无论儿子还是女儿她都满意,爱情是不关乎性别的,也许是受炽焰的影响吧,如果当初炽焰要娶自己的话,自己一定会答应。

“母后……母后!”一个六岁的小男孩拿着一把竹简进了御书房,一把扔到了地上,可爱漂亮的小脸鼓起,气愤的说道:“我不要学这些,我要祁儿!”

夜霖双的脸不断的变黑,大声吼道:“胡说八道,以后只准叫雪念祁知道吗?再敢叫祁儿朕就处罚你!”

贺琳一把甩开了夜霖双,力气可比牛大,再怎么说也是嗜剑的传人,走过去抱起儿子,怒瞪着夜霖双:“儿子才这么小,你凶什么凶?走,我们找祁儿去!”说完就要出宫。

“喂……喂……贺琳,你别胡来!”夜霖双边喊边追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