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等闲玉小龙

第八卷 往日之扉 第四六三节 茕茕白兔

28天前 作者:愤怒的香蕉

有关新河帮的事情,当天晚上便已经问过了小孟,结果才知道,完全是那帮人过度紧张的一场误会。

"...再混回去?怎么可能,已经看到了更高的东西,不可能再对这些感兴趣了。这几天见了以前的一些兄弟,毕竟要回来,招呼还是要打一个,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新河帮现在在江海势力大,四年前沙竹帮突然倒下之后,上面也要扶持一个帮派来填补真空,他们老大叫陈贵文,跟上面有些关系,趁势就起来了..."

幽暗天琴的纳塔丽等人前些天便过来江海,毕竟不是旅游,如今事情解决,他们也得今早回去,晚上在酒店举办的这个小型宴会,便是他们离开前的道别,家明、灵静、沙沙都过来了,说起新河帮时,小孟便给家明做了解释。

"...本来就只有四年的时间,中间乱了一年多,他们本身根基不稳,崛起太快,干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影响力虽然大,但内部算不上稳定,比起以前的沙竹帮,哪怕是沙沙主持的那段时间,都要差得多。以前在沙竹帮的很多人都被他笼络了过去,现在我回来,一些人说想过来跟我东山再起,我基本都拒绝他们了,不过看起来还有很多人不甘心,陈贵文那边当然会怕。我打算开个保全公司倒是已经决定好了,呵,有几个人兄弟也打算洗手跟我走正途,这方面我倒是打算让他们趁机走出来,我开的保全公司,他们也有这方面的底子,以后再跟陈贵文谈谈,他如果真的乱咬人...呵,我也未必怕他..."

道理自然是如此,事实上,如今以炎黄觉醒对家明的重视,他有家明的关系,又是从幽暗天琴回来,在现在的情况下,自是无须顾虑太多,就算对方真的是什么厉害的人,他小孟也是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这点风险也不会太放在眼里。听得小孟说起保全公司的事情,家明笑了笑。

"洗手走正途,又有底子啊,听起来蛮适合我的。"

"不是说真的吧?"

"没办法,不行了。"家明摇了摇头,朝着房间里面看过去,厅堂一角,沙沙正在跟纳塔丽聊天,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灵静在另一边给大家弹钢琴,自助餐桌前热热闹闹的,有人用刀叉打架,也有人直接在人群中跳舞,由于有外人在以及纳塔丽的压阵,这些人倒是收敛了许多,但热闹的气氛在家明的眼中,依旧有着压抑不住的铁血气息,这些人举手投足的玩笑之中,随随便便都是足以取人性命的动作,倒像是许多年前就熟悉了的那种气氛了,他笑了笑:"以后还没想好当外科医生还是开间糖炒栗子店,保全这方面,还是不沾了,说不定灵静以后成了大明星,我还可以给她当经纪人。"

"最重要的是灵静和沙沙一定不会肯。"

"没错,基本就是这样。"家明笑着用手中的果汁与小孟碰了杯。

"倒是羡慕你们三个人。"

"小孟哥你也可以找啊,崇拜你的女生那么多,灵静说起你的时候都要发花痴:小孟哥好帅的...不信找不到。"

"哪有那么简单...以前不是时候,现在可是错过了..."

小孟仍然叫小孟,一张帅气的娃娃脸使他显得年轻,但事实上也已经是三十多近四十岁的人了,这个世界上让家明放在心里的人不多,亲戚朋友方面,叶爸叶妈他是可以当成亲生父母看待的,以前有个柳正,现在就是小孟了,陪着沙沙在幽暗天琴四年的恩情无须多提,两人聊了一会儿,小孟离开之后,纳塔丽跟沙沙说几句话,随后也朝这边过来,大概闲聊几句,说起两人间的正事。

"那个维多利亚带着人应该是已经回去了欧洲,按照我们的情报来说,御守喜好像是一直呆在瑞典,那里有几个裴罗嘉的基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几个吸血鬼的力量太强了,如果再爆发冲突,我需要你的帮忙。"

冲突必然会有的,家明点了点头:"通知我之后,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有把握?"

"应该没什么问题。"

话说到这里,纳塔丽笑了笑:"还有一件事,日本那边的情况有些奇怪,我们认为御守喜已经安静了四年,有可能是借着这次的机会,开始向月池家以及高天原动手了,最近几天,池樱织造的股票似乎有些奇怪的波动,大概会是动手的前兆,不过我们也只是猜测..."

说完这些,纳塔丽真正问起家明这四年来的一些东西,大概了解,她微微皱了皱眉:"三年前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情绪不是很高,大概是知道你彻底消失的那段时间,我在想,我们之间或者真的发生过一些什么,因为这种感觉,来自于你对我的态度。"

"那不是真实的。"家明摇了摇头,"至少对你来说。"

"我倒是有兴趣知道你到底有多了解我。"纳塔丽说着,笑得优雅而妩媚,右手挥了挥,阳台上的空气一片震荡,反射了光芒,将两个空间隔离开来,她左手拢上家明的肩膀,双唇朝家明嘴边印了上去。

这个吻持续了大概三秒钟,纳塔丽与他分开时,退后了两步,呼吸逐渐平复,目光安静,仿佛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随后笑了笑:"那就这样了。"转身离开,走出两步后又转了回来,望着家明:"对了,凯莉会很想你,我在电话里告诉过她这边的事情,不过看得出来她并不愿意就这样跟你联系,所以...等你到欧洲的时候..."她妩媚得像只幸灾乐祸的狐狸,伸出青葱的食指,仿佛挑逗般的在家明胸口上画着圈圈,"你就死定了...顾家明先生。"

望着她再度离去时的背影,家明笑了笑,轻轻叹了口气。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很多事情,很多的阴差阳错,现在想起来,不由得令人感到怅然,无论如何,不会再有人成为第二个顾家明了,这或许是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许多年前,纳塔丽最终倒在他怀里时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呢?他再次想了想,曾经很多琐碎的小事他都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清晰地回忆起来,唯有这段话,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想起了。

"安妮啊..."

低喃一声,他收拾心情,朝那边正跟几个人聊天的沙沙走了过去。

****************************

聚会的时间不长,大概到晚上十点钟左右散了,与那些对家明极有兴趣的幽暗天琴成员一一道谢,当然也跟他们聊了一些曾经杀手生涯里的趣事,灵静自然也谢了他们这几年对沙沙的照顾,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当然也不会太过婆婆妈妈,最终结束,道别,他们去往如今居住的酒店,家明三人则是在清凉的夜风中散着步,路灯洒下清爽的白光,道路间小车一辆辆的驶过去。

"纳塔丽小姐也很好相处的啊。"沙沙感叹。

"在幽暗天琴没跟她们打交道吗?"

"跟那位凯莉小姐说过几次话,不过也不多。"沙沙摇了摇头,"都是很厉害的人啊,在她们面前总觉得紧张,对了,听说纳塔丽小姐和那位凯莉小姐是一对恋人...家明,不会是真的吧?"

听得沙沙小声地八卦着,家明笑了起来:"当然真的,就跟你和灵静一样真。"

"去死。"

"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我就是想知道..."

夜风习习,家明走在前面,灵静与沙沙一块儿走在后头,关于百合的话题进行下去,倒是说起了多年前家明第一次看见灵静和沙沙光着身子在床上的那个早晨:"话说回来,我一直都没问过,你们那天早上,到底是在干什么?"

灵静和沙沙就追了他打:"这么多年了你还记着这个干嘛啊!"

"男人就记得很色的事情!"

"可很色的事情又不是我做的..."

毕竟是陈年往事了,此时想来有趣,坚持一阵之后,灵静倒是笑着把事情的缘由经过说了出来,想起那段连***都不知道的年纪,三人都有些怀念,在路上笑起来。正说说笑笑,前方路灯照耀的街道传来砰的一声响,随后有人尖叫,道路边的行人朝那边围过去一片混乱,像是有什么人被车撞了。

三人朝那边走过去,人群之中传来:"快报警""打10"之类的声音,隐约有伤者的呻吟声,道路上斑斑点点的血,正待走近,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让开一点!我是医生!大家让开一点..."

灵静一震,下意识地拉住两人的手:"是妈妈,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那果然是段静娴的声音,纵然已经离开了四年,家明和沙沙都能清楚地听出来,三人靠向一边的街角,只见在那道路之上,一名男子的大腿应该是被撞断了,躺在那儿血流不止,身着便装的段静娴跪在他旁边对他进行紧急救治,一面检查伤势,一面小声地问着那伤者一些问题。

道路上虽然有清凉的夜风,但时值夏季,这个时间点上,暑热还未褪去,那人伤势严重,段静娴神情专注,只在片刻间,脸上便是汗珠一片,随后朝周围喊了一句:"皮带,谁的皮带借我用下。"那伤者的大腿流血,她要暂时止血一时间却找不到材料。话才说完,一道人影走了过来,却是直接从衬衫上撕下了一条白布,段静娴伸手要去接时,那人蹲了下来,开始手脚麻利地为伤者包扎止血。

目光望向那人,段静娴愣在了那儿,几秒种后,她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开始继续急救的步骤...(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关闭